2019年4月7日  星期日
 
 
 
护理天地|
 
 
真 爱

 

春雨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好几天,似乎并没有要停的样子。今天在路口我偶遇了那个爷爷,距离上次见他,似乎已经过去了好多年,他的步履依旧蹒跚,背也微驼,依旧拄着拐杖,只是,如今已是独身一人。

 还记得实习那年,刚到外科的我,跟着老师和护士长一起走进病房,第一次见到了他,只是,他不是病人,躺在病床上的人是他的妻子,一个瘫痪在床多年的老奶奶,老人的压疮范围之大,程度之深,到今天,仍历历在目,房间里散发的恶臭,我也一直都记得深刻。可令我永远无法忘怀的是他坐在一旁,注视她的目光,那么深情。

 后来,我偷偷问过老师,她告诉我,他们两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,奶奶住院后,爷爷一直都在医院陪着她。

 外科一个月的实习期间,我每天都会看到那个爷爷,他很少说话,但我们为老人翻身,换药,鼻饲的时候,他总是会对我们报以感激的笑容。

 那天,又到了两小时翻身的时间,我走到病房门口,正准备进去,看见爷爷俯身在病床边,抚摸着奶奶的头发,轻轻的说了一句“婆婆子,你看看我,好不好?”他的语气是那么无奈,但回应他的只是一室的寂静,他那样温柔的喊着她,哪怕她已经不能开口,哪怕她可能已经无法认出他。

我满脸皱纹,你垂垂老矣,我戴着花镜却怎么也看不清泛黄书页上的字,你睁大双眼看着吊瓶里一滴滴往下的药水。我看不见你佝偻的背,你没法帮我拾起落在地上的书,你不能陪我喂鸟浇花,我不知你会何时离去。

那一瞬间,鼻子忍不住一酸,眼泪决堤。

我很想为他做些什么,但,除了给他一个更友善的微笑,递一杯暖心的热水,我能做的,少之又少。

于是,我更仔细我的每一次操作。每一项护理,动作更轻柔,语气更温和。

很久以后,辗转听说,老奶奶去世了。那一瞬间,我突然很想念那位爷爷,不知道他好不好,不知道年迈的他能不能承受丧妻之痛。

满城的雨水,模糊的痕迹,他呆呆矗立在路口,似乎一步也不愿往前,他看着左手边的空地,最后只能叹了口气,独自一人拄着拐杖走过路口。

原来世间最可怕的事情,就是,我还在等你,最后却发现,你已经不在这里了。

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

亲爱的自己,有一天,我也希望你能遇到一份真正的爱情,不要着急,不要无助,不要心酸,走慢点,抛开那些坏情绪,用心倾听,不要辜负自己,也不要辜负爱情。

因为时光一定会温柔对待所有善良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g捕鱼王二代作弊器|平台  徐芳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6321

 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ag捕鱼王二代作弊器|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.
技术支持:亿度网络 湘ICP备07001914号

湘公网安备 43030202001157号